今天是

校友文苑

湘江北去——致母校

发布时间:2019-07-09作者:校友办

1562747477265097456.jpg

沿着湘江北上的波涛,背着青涩的行囊,我来到了这里。是怎样一段孤寂清凉的岁月,看四季轮回,青春流逝,月圆月缺,花开花落;任莺飞草长,蛙鸣稻香,天高云淡,雪花飘荡。不时能勾起你对过去忧伤的思念,却不能逗引你对未来坚定的向往。

昨天已渐渐模糊,三汊矶渡口,汽笛悠扬;月亮岛柳林,残阳金黄。北津古城,杜鹃花映红了明朗的笑脸,捞刀河里,翻动着赤条条白净的身影。沙滩上,我们曾握住多少浪花的手,留下多少的脚印、尖叫喊声。在这里,看少见的优雅女孩,与飘飞的雪花一起翩然起舞,洒下多少的痴心妄想。如今,都被这湘江之水,无情地淘去,一同卷走的,还有我们点点滴滴的时光。校园里整洁的球场,球场的上空,有羽毛在飞,篮球划过,画一道漂亮的弧线。天空高远,轻描淡写的白云,白鸽飞过的翅膀,令人望眼欲穿。图书馆、教室、食堂,喂养我们身休的地方。米饭、蔬菜、水果,我们以此为食;功课、诗歌、啤酒,借此下饭,萌动莫名的思量。

说不清楚的理由,自离开了母校,便不想再走回去,再回到从前,从前的在水一方。是羞愧于大学年华的虚度,还是无奈于毕业后日子的平淡?是不忍心再去触碰旧日的伤痛,还是很难战胜自己,拥有适应当今社会的应变与伎俩?还清楚地记得,当初刚走进校园时,就曾无意中模仿徐志摩先生的《再别康桥》,写下了一首小诗《来到江边的一所学校》。“轻轻地我来了,茫然而无所期待。我挥一挥手,送不走一江秋水的悲哀。”对不起,我的母校,我应该坦白,我是带着忧郁感与挫败感来的。亲爱的母校呵,请允许我的失意,我的茫然,我们的第一次相见,那并不是我人生的最佳时节,不是一见钟情,也不是喜出望外。但是,母校呵,你以宽广的胸怀接纳我,原谅了我的自私与冷漠,容忍了我的矫情与轻狂。

像我这样一个不敢面对自己过去的人,不敢拥有自己成长道路的人,只可能与自己的母校愈来愈疏远,愈来愈隔膜。但疏远,并不意味着遗忘,隔膜,也不意味着抵抗。在心灵的某个地方,一直为母校保留着一座朴素的殿堂,那是绿叶对根的供奉,是感恩,是牵挂。是的,母校呵,其实我们一直都在路上,一直都未曾停下前行的脚步。不管我们飘多远,我们的叶脉,都会指向那颗大树,我们出发的起点;我们的话题,也都会时常回到我们魂牵梦萦的同一个地方。我们一直都在默默地坚持,一直以来都在苦苦地追寻,追寻我们的梦想。我们也一直在打听,打听母校的消息。母校不断地更新自我,超越自我,合并,扩招,升格,壮大,释放出巨大的潜能,让远隔千山万水的学子无不以此为荣,沾沾自喜。消息传来,让每一位走出校门的游子,有了人生奋斗的新坐标,有了新的航行的灯塔。人生起起落落,资讯瞬息万变,但母校的讯息,哪怕只是片言半句,也足以让我们自已给自己掌声喝彩,让我们的泪花流淌。

圣诞,无疑是我们年年都会经过的一个昼夜,只从来并未把它当作某个盛大节日来度过。2013年的圣诞节,却有了节日的自觉与醒悟,过得殊不寻常。这一天,母校的老师,昔日的校友,校友会的会长,赶来五溪腹地,鹤的故乡。大家汇聚一堂,集结怀化味庄,在一个叫汇名都的包厢,我们举杯相邀,互诉衷肠。幸福有多种涵义,快乐也有多种式样。有自己的母校还惦记着自己,有自己的师长还关注着自己的成长,那是怎样一种幸福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荣光?此乐何及?此福何长?

湘江北去,浩浩汤汤。

母校的校舍、红墙、水塔、灯火,无一不静静倒影在江水之中。湘江之水,一直在流,流在我们的心里,流进我们的心房。湘江北去,我们随波而逝,渐行渐远,乘风破浪。“江流宛转绕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。”只有那一叶风帆,仍倔强地挺立天地之间,沐浴着母校悠悠的风,久久的疼,远远的光。

作者:刘代兴,男,湖南商学院87届物价专业校友,怀化市作协副主席。